新聞資訊

食品添加剂本无罪 公众为何谈“添”色变?

走進超市,食品貨架上很多包裝都標注著“零添加”“不添加”的字眼。中國工程院院士孫寶國就此指出,食品企業在産品包裝上標注“零添加”“不添加”,容易誤導消費者對食品添加劑的認識。

  “這裏面有防腐劑,對人體有害,還是別吃了”“冰淇淋裏的食品添加劑太多了,根本不能吃”“盡量買綠色有機食品,因爲不含食品添加劑”……

  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可以聽到周圍朋友這樣“善意”的提醒,然而事實上果真如此嗎?

  食品添加劑本無罪公衆爲何談“添”色變?

  

  近日舉行的全國食品安全宣傳周活動上,公衆對食品添加劑的疑慮、誤解等現象再次引起關注,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學校長、食品學院教授孫寶國專爲公衆進行科普解讀,他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生活中我們其實完全離不開食品添加劑。

  市場食品添加劑無處不在

  家樂福超市裏冷藏櫃中的牛奶産品琳琅滿目,記者隨手拿起一款低溫酸奶,看到其配料表中標明添加了果膠、食用香精;一款老酸奶也明示添加的“食品添加劑”有明膠、雙乙酰酒石酸單雙甘油酯、果膠;另一款常溫酸奶的配料表中也直接明示添加了7種食品添加劑,有乙酰化二澱粉磷酸酯、果膠、瓊脂、雙乙酰酒石酸單甘油酯、結冷膠和食品用香精。

  夏日炎炎,也是飲料銷售旺季。拿起一罐零度可口可樂仔細看,發現其11種配料中,除了水,其他全都是食品添加劑,包括二氧化碳、焦糖色、磷酸、苯甲酸鈉等。

  在副食品貨架上,記者隨手拿起一盒豆腐,配料表中也明示有“食品添加劑(葡萄糖酸-δ-內酯)”。

  就是備受消費者關注的嬰幼兒奶粉,記者也發現了“食品添加劑”的身影,比如磷脂、檸檬酸鈉、氫氧化鈉等。

  “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食品添加劑其實無所不在”,孫寶國告訴記者,酸奶中的明膠、果膠、瓊脂等屬于增稠劑;豆腐中的葡萄糖酸-δ-內酯是凝固劑;就算你在家裏炒菜不用食品添加劑,但一旦用到醬油、醋,就避不開食品添加劑。

  追源食品添加劑中國已用了六千年

  什麽是食品添加劑?孫寶國介紹,在我國食品安全標准中,食品添加劑指的是爲改善食品品質和色、香、味以及防腐、保鮮和加工工藝的需要而加入食品中的人工合成或者天然物質。比如汽水裏面二氧化碳就是防腐劑,而橘子味汽水是因爲加了橘子味香精。

  在一家高端超市裏,記者發現這裏銷售的美國蛇果,外表看上去比普通水果要亮麗很多。“這是因爲打了蠟,也是食品添加劑中的一類——被膜劑或紫膠,屬于保鮮劑。”孫寶國告訴記者,實際上對柑橘等水果進行打蠟保鮮,是中國古代很重要的一個發明,“隋朝就發明了這種保鮮技術”。

  “食品添加劑並非現代社會發明創造”,孫寶國說,中國食品添加劑的使用曆史可以追溯到6000多年前的大汶口文化時期,當時釀酒用酵母中的轉化酶(蔗糖酶)就是食品添加劑,是食品用酶制劑;再比如還有2000多年前西漢淮南王劉安發明了鹵水點豆腐,鹵水的主要成分氯化鎂是食品凝固劑;紅曲也是中國的發明,已有1000多年的曆史,主要作爲食品著色劑,現代研究發現紅曲具有保健功能。

  “在我國,‘食品添加劑使用標准’是國標,只有列到這個標准裏面的食品添加劑,才是合法的。”孫寶國告訴記者,目前的品種大概是2300多種,按照常用功能可以分爲23大類,常見的有食品抗氧化劑類、食品膨松劑類、食品甜味劑類、食品增稠劑類等。“比如說,食用油保藏不好就會‘哈喇’,就是因爲油脂發生了氧化的結果,而添加少量的抗氧化劑可防止或延緩油脂或食品成分氧化變質;再比如,膨松劑更是常見,在饅頭、餅幹、面包、糕點等加工過程中加入,會讓食品膨松、柔軟或酥脆。”

  探因公衆爲何談食品添加劑色變?

  既然食品添加劑無處不在,也不可或缺,可爲什麽很多人卻害怕食品添加劑?

  “主要是我們中國以前很多人不知道食品添加劑”,孫寶國告訴記者,2000年以前中國的詞典裏是找不到“食品添加劑”這個詞的,這些年一聽到“食品添加劑”,就覺得不信任。“其實我們常用的小蘇打、明礬、鹵水,都是食品添加劑。”

  “食品添加劑替非法添加物背了黑鍋,尤其是2008年三聚氰胺惡性事件後”,孫寶國指出,三聚氰胺根本就不是食品添加劑,用在食品中就是非法的。“我國從來沒有許可三聚氰胺、蘇丹紅、瘦肉精、吊白塊爲食品添加劑”,孫寶國拿出一份報紙指著其中一篇美聯社的文章批評道:“這篇文章竟然說三鹿嬰兒配方奶粉醜聞的元凶就是‘食品添加劑’,這明顯是誤導中國消費者。”

  除了公衆認知有誤外,一些食品企業營銷誤導也造成消費者對食品添加劑的恐慌。這一點從各大企業的廣告宣傳可發現。記者在市場走訪發現,有添加了增稠劑的酸奶就明確打著“無添加”旗號;甚至原本就不應該添加食品添加劑的豆奶、普洱茶、白酒也宣稱“不添加”。“企業這些宣傳無形中讓消費者對食品添加劑産生誤解”,孫寶國告訴記者,以白酒爲例,不管是哪種香型,我國國標規定都不允許添加香精和香料,可是卻有企業號稱“敢于不添加”,這敗壞了我國白酒行業的名聲。

  消費者之所以畏懼食品添加劑,與一些商販違規使用也有關系。

  記者發現,北京市食藥監局前不久剛剛發布“2018年上半年食品安全監督抽檢情況分析的公告”顯示,抽檢發現的主要問題其中就有“超範圍、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劑”。不合格樣品有11批次,從食品種類看,有餐飲食品、糕點、罐頭、肉制品、蔬菜制品、水果制品等類別。

  孫寶國也不否認,有不法商販用食品添加劑來掩蓋食品的腐敗變質或者質量缺陷,甚至以摻雜、摻假、僞造爲目的而使用食品添加劑。例如,一些不法商販在已經變質的動物食品原料中添加呈味劑、色素、發色劑和香精香料等,使不新鮮的原材料“改頭換面”,生産外觀和口感俱佳的肉松、火腿等;還有用各種色素、香精、甜味劑等食品添加劑和酒精混合,調配成不含一滴葡萄原汁的“化學紅酒”,“這些都是非常嚴重的違法行爲”。孫寶國說,還有一些不法商販使用已經被國家標准禁止的食品添加劑品種,或者超範圍、超量使用食品添加劑。

  記者發現,幾年前央視曝光的上海多家超市銷售的玉米面饅頭中未加玉米面,而是白面經檸檬黃染色制成。對此,孫寶國表示,這就是典型的超範圍使用食品添加劑的違法事件,我國食品添加劑使用國標規定,檸檬黃是可以用于膨化食品、冰淇淋、果汁飲料等食品中,但不允許用于饅頭。

  建議天然食品添加劑是發展方向

  記者搜索公開信息發現,其實到目前爲止,我國還未發生過一起因合法使用食品添加劑而造成的食品安全事件。對此,孫寶國表示,食品添加劑無罪,有罪的是那些濫用它們的人,我國食品産業發展迅猛,添加劑的發展與食品産業發展是同步的,未來天然食品添加劑是發展的重要方向。

  “有些消費者可能會認爲食品添加劑是有害的,單純從科學的角度來看,確實有的食品添加劑是有毒的。”中國食品添加劑和配料協會副理事長杜雅正接受北京晚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白毛女的故事大家都比較熟悉,楊白勞就是喝鹵水死的,鹵水肯定有毒,但其本身的毒性跟添加了食品添加劑的食品有毒絕對是兩回事,主要是量的關系。只要規範使用,就不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危害。”

  孫寶國建議,消費者購買食品時盡量選擇信譽好的品牌和商家,正規廠家生産的食品,一般都會嚴格按照國標使用食品添加劑,在配料表中都會標明使用的食品添加劑的種類和用量,不會發生食品添加劑超標的問題。如果消費者仍有疑慮,建議不要長期單一食用某種食品。